2009/02/17

《西藏心瑜伽》的核心內容




2004年,臺灣出了本《西藏心瑜伽》,是美國一位藏傳佛教行者麥可羅區(Michacl Roach)著作的英文版《The Tibetan book of yoga:ancient Buddhist teachings on the philosophy and practice of yoga 》的中文譯本。
“西藏心瑜伽對你的心會起兩種作用:第一,它能讓心臟與身體健康強壯;其次,它能讓你敞開心胸去愛他人。當然,心臟與身體的強壯程度,總是源自於後者””心瑜伽外在實際練習的法門和內在的修持,是以兩種不同的傳承傳入西藏。實際的練習,或我們現在所謂的‘瑜伽’,最先是由印度的那洛巴大師(Naropa, 1016-1110)傳授給西藏人。這些瑜伽練習形成‘六修持’(Six Practices 筆者注:六成就法)這個古老傳統的一部分,西藏人昵稱爲‘身體的機械’(machine of the body)。


對他人敞開心胸之門,稱爲‘自他相換’(tone-len),意思是‘施與受’。
這個修持法門牽涉到在一天當中的呼吸,以及思慮他人的特殊的方法,尤其當你從事瑜伽練習時,所必須採取的特殊方法。


‘自他交換’這個修法的傳承,可心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釋迦牟尼佛。當時,這修法並未書寫記錄成文字,而是以口傳的方式延續下來,後來由印度偉大的聖哲阿底峽(Atisha, 982-1052)引入西藏。大約在傳入西藏一百年後,這修法首度由格西切喀瓦(Geshe Chekawa)書寫成冊,而本書則是以其著作作爲藍本所成書的。” 我自己的‘自他相換’(自他交換)菩提心法的傳承,是從我的具德大恩根本上師,阿宗珠巴仁波且賜傳《隆欽甯提大圓滿前行導引》時領受的,後來,又多次得到具德大恩根本上師上師對其中修持的深秘口訣導引。後來,我從一位薩迦派的轉世活佛,也是我具德大恩根本上師的一位弟子四朗活佛處,得到了朗日唐巴《修心八頌》的藏文法儀。藏傳佛教各派修心的法門,都源于偉大的阿底峽尊者創立的噶當派(甘丹派)的傳承。在噶當派的傳承中累積了大量關於修心的典籍。我學習過的藏傳佛教有關修心的藏文典籍主要有康巴隆巴的《修心八座法》(洛迥吞傑瑪)、朗日塘巴的《修心八頌》(洛迥徹傑瑪)、切喀瓦的《修心七要》(洛迥頓登瑪)等。我的祖師,偉大的巴珠(華智)仁波切于《大圓滿前行導引文》中有這樣的記述:從前,格西仲敦巴曾住於一寂靜之處,,三同門(博朵瓦、金厄瓦、普穹瓦)與卡隆巴格西的一位高徒前來拜見仲頓巴格西,格西問他:“博朵瓦在做什麽?”他回答:“他在爲數百僧衆講經說法。”
“希有!希有!那也是一正法。普穹瓦在做什麽?”
“他在積累自他的許多資具,建造三寶所依(佛經、佛塔、佛像)。”仲頓巴格西又如前一樣說:“希有!希有!那也是一正法。滾巴瓦在做什麽?”
“他唯一靜修。”格西又如前一樣說。“卡隆巴在做什麽?”“他總是到一蟻穴邊(用披單)蒙頭痛哭。”聞此仲頓巴格西立即脫帽,合掌當胸,邊流淚邊說:“極其稀有,他是真正在修持正法,此有許多功德可說。如果現在說,卡隆巴格西會不高興的。”卡隆巴格西蒙頭痛哭,是因他當時想到輪回中被痛苦逼迫的那些衆生,對他們生起大悲心而哭泣的。此外,金厄瓦格西講述諸多慈心、悲心重要性的原因時,朗日塘巴尊者恭敬頂禮並且說:“我從現在起唯一修持慈悲心。”善知識金厄瓦邊脫帽邊連續說了三遍:“非常好”。以往昔噶當派的格西們也將此自他相換作爲修行的核心。從前,已精通諸多新舊派教法以及因明經論的恰卡瓦格西,一次到甲向瓦格西家中,看到他的枕邊有一個小經函,便打開翻閱,其中看到了一句
虧損失敗我取受,利益勝利奉獻他”,他甚覺此爲希有之法,
於是問:“這是什麽法?”甲向瓦格西告訴他:“這是朗日塘巴尊者所造《修心八頌》(中第五頌的後半偈)。”
“誰有此竅訣的傳承?”
“朗日塘巴尊者本人有。”他立即想去求此法,便前往拉薩。(到拉薩後)數日中他一邊轉繞(覺沃佛像一邊打聽消息)。
一天傍晚,從朗塘地方來了一位麻風病患者,他告訴格西:“朗日塘巴尊者已圓寂了。”他問:“誰是尊者的繼承人呢?”
“向雄巴格西與多德巴格西,但他們二人關於誰作法主之事意見不一。”實際上,他們二位格西並非是爲爭取自己作法主發生爭執意見不合,而是互相推讓法主之位。
向雄巴格西對多德巴格西說:“您年長,請您作法主,我會象恭敬朗日塘巴尊者一樣恭敬承侍您的。”
多德巴格西說:“您年輕有爲,學識淵博,理應主持寺廟。”二位格西本來互相觀清淨心,但是恰卡瓦格西卻誤解爲:他們既然爲繼承上師的法位而不和,那他們肯定沒有此法的傳承,現在誰還會有此法的傳承呢?格西到處尋問。
有人告訴他夏惹瓦格西有真正的傳承(他便前去拜見)。當時夏惹瓦格西正爲數千僧衆傳講衆多經論,恰卡瓦格西聽了幾天,但他所求的法卻只字未宣。
他想:不知這位格西到底有沒有此法的傳承,應當問明,若有則住,若無則應離開。
一日,夏惹瓦格西繞塔時,他來到格西面前,將自己的披單鋪在地上,請求夏惹瓦格西在此稍坐片刻,有一問題請教。格西說:“尊者,您有什麽未解決之事,我是在一墊上圓滿一切所望。”恰卡瓦格西說:“我曾看見了‘虧損失敗我取受,利益勝利奉獻他’的法語,此法與我的心很相應,此法深淺如何?”
“尊者內心與此法相應也好,不相應也好,尊者若不想成佛就不說了,若想成佛則此法必不可少。”
“請問上師您有此法的傳承嗎?”
“我確有此傳承,這是我所有修法中最主要的法。”
“那麽請尊者賜與我傳承。”
“如果您能長期住在這裏,我可以傳給您。”於是恰卡瓦格西依止夏惹瓦上師六年。


期間上師唯傳《修心八頌》,他一心專修,最後完全斷除了珍愛自己的執著。


因此,修持”自他相換”菩提心可以消除今生的病痛、憂苦,並且降伏鬼神、魔障等也無有較此更殊勝的竅訣了,所以我們應當隨時隨地斷除如劇毒般珍愛自己的噁心,精進修持此“自他相換”菩提心。 ”


巴珠(華智)仁波切曾經在《證悟者的心要寶藏》《前、中、後三善道》(Thog Mtha Bar Gsum Du Dge Ba I Gtam Lta Sgom Spyod Gsum Nams Len Dam Pa I Snin Nor Zes Bya Ba Bzugs So):中教示說


“一法生圓總集菩提心!”


頂果欽則仁波切解釋說:在成佛之道上一切通往究竟目標的方法中,最重要的便是持續保持並增長廣大的菩提心。


根據殊勝噶當派上師的口決教授,先將心的本性——究竟菩提心——介紹給你,然後你再培養對一切衆生的悲心——“相對菩提心”。


流轉的念頭在實相上是無生的,即不住也不滅。如果沒有這樣的認知,要控制狂野的心是很困難的。以這種了知,當念頭産生時,不去追逐它,安住在心的本然相續狀態中,即所謂的“究竟菩提心”。一旦你以此方式瞥見了心的本性,你對究竟菩提心的了悟會因兩種相對菩提心的修持而加深:即爲了一切衆生之故而成就佛果的願菩提,以及真正將此願付諸實行的行菩提。


如前所述,只許願幫助他人是不夠的,你必須像觀世音菩薩一樣,真正力行利益一切衆生。


爲了達成此目標,你觀想觀世音,持誦其咒語,禪修其智慧本性。當你以此方式持續修行,妄念會愈來愈少。當智慧在你身上盛開時,就能使你圓滿自、他此刻與究竟的需求。虔誦朗日塘巴尊者的《修心八頌》,觀察自己的心續,修習“自他相換”菩提心法,是我日常修習功課的核心部分,從中得到的益處,非語言可表述之。每每想起具德大恩根本上師的恩德,想起前輩祖師們的恩德,總禁不住熱淚盈眶。


感謝北京iyoga館的樂樂老師提供了《西藏心瑜伽》的中文版,祈願更多的人能從“西藏心瑜伽”的修學中得到更大的益處。


文中引用了麥可羅區者《西藏心瑜伽》,索達吉堪布翻譯的《大圓滿前行引導文·普賢上師言教》和頂果欽則仁波切著作的《證悟者的心要寶藏》中的部分內容,向他們表示敬意!


2 則留言:

西藏心瑜伽 提到...

您好:

很敬佩您所分享這些有深度的內容

恰好最近要開[西藏心瑜伽]工作坊
可以在您的網站上放消息嗎?

Kosha多潔卓馬

moli 提到...

當然可以
可善知識分享

moli